首页 > 行业要闻 > 制造业用人需求晴雨表:传统产业锐减 新兴产业激增

制造业用人需求晴雨表:传统产业锐减 新兴产业激增

发布时间:2016-01-04   来源:中国企业报  作者:综合处   阅读次数:  【字体 】   打印

     最近,经营一家小型纺织公司的李先生狠下了心,辞退了几名员工。“纺织行业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形势没怎么好过。现在实在扛不住了。不仅不招人,还得裁人。”李先生说。
     不仅是李先生扛不住,就连纺织业巨头庄吉集团也在5月份宣告破产,而华东纺织大鳄宝利嘉集团也未能幸免。
     智联招聘CEO郭盛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制造业就业人数比之前少很多。传统制造业职位增长率好的时候是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现在甚至是负数。”
     这与互联网行业用人需求增长率超过40%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武钢裁员门”背后
    李先生的情况绝非个案,事情也不仅仅是发生在纺织行业。此前沸沸扬扬的武钢裁员事件引发高度关注,尽管武钢发出声明否认裁员,但已经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此前有媒体报道出《 武钢股份计划三个月内裁员逾6000人,武钢集团或裁员1.1万人》的消息。武钢方面称,“减员”与“裁员”有本质区别,目前“内退”、“临时歇工”的员工劳动关系还在武钢,并且武钢仍继续支付部分薪资和“五险一金”。
    不过面对此情况,武钢内部人士对记者也是一声叹息,不愿多说。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前九个月,武钢股份亏损10.01亿元。
    创资讯钢铁分析师近期调研结果称,河北省武安、邯郸、石家庄等地,一半以上的钢厂裁员10%—30%,部分钢厂裁员1/3以上。
    除此之外,联想全球减员约3200名非生产制造员工、汉能集团裁员2000人、阿里巴巴大幅缩招降薪,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制造业大省接连出现工厂倒闭。
    主动寻求减员提质的海尔在用工需求上也放慢了脚步。海尔掌门人张瑞敏曾公开表示,海尔在两年内减少了26000人,其中主要是中层管理者以及工厂升级为智能工厂后减少的工人。
    北京大学企业社会责任与雇主品牌传播研究中心与智联招聘共同发起的一项“中国年度最佳雇主”评选活动显示,从百强雇主行业分布看,生产/加工/制造行业仍是老大,占据了榜单的27席;紧随其后的是IT/通信/电子/互联网行业,占据26席。互联网与制造业已经形成分庭抗礼之势,从这项已经存在了10年的榜单可以看出,传统制造业企业已经失去了10年前的强势地位。
    中国就业研究所认为,会计/审计、能源/矿产、航空/航天和租赁服务等,这些行业涉及传统加工制造行业和传统服务业,经过劳动力市场的长期积累人才存量以及供给较多,由于劳动力市场的招聘需求有限,因此造成较大的求职竞争压力,就业形势相对严峻。
    “中国就业景气指数,从2011年开始进行统计,直到2015年看到非常巨大的拐点,今年该指数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下滑,并且就业的情况进到一个下行通道,尤其是比较惨淡的传统行业。”郭盛向记者透露。
    “跷跷板”的另一端
    从招聘大数据上可以看出,并不是所有的制造业都已经“玩儿完”。郭盛告诉记者,高端制造业还是不错的,像大疆无人机这样的企业,还有医药制造业、高科技制造业这些表现不错。业内人士指出,高端制造业用工需求是在增长的。
    数据从侧面印证了过剩所言非虚。在传统制造业经历调整“阵痛”的同时,中国制造业结构调整正继续推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月份高新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和消费品制造业PMI分别为53.1%、51.6%和53.4%,继续保持扩张态势。计算机通信电子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汽车制造业、食品及酒饮料精制茶制造业等行业PMI明显高于制造业总体水平,继续保持较好发展态势。
    从整体来看,当前中国制造业处在分化调整、优化升级阶段,传统产业加快调整,新兴产业在孕育中成长。
    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泽湘此前曾向记者表示,以前中国的公司在国际上给人的印象就是“山寨”。“‘山寨’是没有价值的,能给你30%的利润已经是不错了”。
    而大疆无人机出现以后,红杉资本的高层见证了科技行业的发展,当大家对无人飞机还有很多争议的时候,该高层写了一篇非常有影响的文章。“他说大疆无人机就像苹果二代机一样,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把DIY时代远远甩在了后面。他认为大疆现在所处阶段,就像苹果公司正处在iPhone 2手机的时代。”李泽湘说。
    当前的现实在倒逼中国制造业转型。《经济学家》杂志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领域平均劳动力成本是每小时3.27美元,比越南高三分之二,比马来西亚高四分之一。
    工信部官员此前向记者表示,“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都是为了将中国建设成制造强国,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是必然的,现在正处在转型的关键期和阵痛期。
    人都去哪了
    在WISE 36氪创业生态大会上,记者遇到了一位创业者。这位创业者此前就职于一家国有大型制造业企业,在国企干了3年后,他把目光转向了互联网领域,准备创业。
    “我欠缺互联网经验,但具有制造业的从业基础,我想试一试能不能把两者结合起来。”该创业者说。
    该创业者和众多涌向中关村创业大街的人们一样,试图开始自己的梦想。36氪联合创始人林都迪表示,36氪的中国创新创业指数显示,北京占到了全国天使轮融资的40%以上,其中中关村一区十六园占到了60—70%左右的融资。
    互联网行业用工需求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IT/互联网的人才需求量同比增加了41%,与上一季度增量(47%)基本持平。今年第三季度,作为互联网领域中最为成熟的商业模式,电子商务在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的人才需求量均增长了100%以上。
    除了高端制造业,互联网行业、金融行业、高科技制造行业、清洁能源、生物医药的用人需求都显示了非常巨大的增长,互联网行业的增长甚至可以达到40%以上,金融行业的增长也达到30%左右。郭盛告诉记者。
    进入互联网创业,显然是看到了美好的未来。《2015年氪估值排行榜Top 500》显示,前500互联网创业公司估值总值超过1.8万亿元。
    “传统制造业要重视与互联网的融合。”郭盛说。这是吸引人才回流的关键。


相关文件